易到乐视再现巨额债务纠纷:一年两度提现难

2018年8月12日 0 条评论 14 次阅读 0 人点赞

时隔一年,易到再次上演提现难让不少人始料未及,然而此次市场的反映相较上次却并没有显得太过激进。除了司机反馈普遍谨慎小心外,也有投资人直言,易到的经历也说明了资本市场有着不为人知的复杂背景,投资需谨慎。

7月20日,易到发布公告称,在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介入易到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

其中,乐视在实际控制易到期间,利用便利条件产生了一系列不正常关联交易,干扰易到的正常运营。对此,易到宣布将于3-4个工作日内进行提现体系的改造。

7月27日,易到再次发布公告称,因乐视向易到隐瞒巨额账单并发起诉讼,车主提现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将开通新的提现账户接入现有提现体系,具体时间以公告为准。

而就在三个月前,易到才刚刚在资本市场通过一系列举动,试图赢回市场的信心:4月初宣布在全国试水“免佣金+阶梯返利”和新补贴策略,4月中完成中信银行参投的一轮近百亿融资。

但山东国承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投资总监黄斌曾就此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对于网约车车主来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如今的易到,再一次与乐视一道被拖至泥潭。

司机直言不愿再冒险,依然有人反映大笔金额无法提现

作为中国最早的互联网专车企业之一,易到虽然没有做出滴滴这样的规模,但同样在2016年时达到成长的最高峰。根据易观千帆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三季度,易到活跃用户数为627.65万,同年第四季度达到838.06万,同比增长达到33.5%。

然而如果将易到不断上升的季度业绩拆开来看,在2016年11月被北京商报等媒体曝光资金链出现问题后,易到的月活跃用户数受影响明显,开始不断下降。

根据易观千帆的另一份数据显示,2016年11月易到App活跃用户达到最高峰为600万,随后便一直下降,在2017年1月降至500万以下,在2017年第一季度末只能勉强维持400万,半年的时间刚过活跃用户数已几乎下降至一半。

2017年年中易到司机提现难的问题集中爆发并引来央视等媒体的报道。如今,蓝鲸TMT记者在上海、成都及武汉等网约车司机群中发现,其中不乏有经历过易到上一次提现危机的网约车司机,但是如今还在或有意在易到上提供出行服务的司机却并不多见。

当记者分别在2个群中问及易到时,得到的却是关于易到暂停提现的通知截图。群内有成员表示:“就看有没有胆子做了。”

成都的司机赵师傅(化名)告诉记者,他从2016年便开始在易到上接单,易到给他的第一印象挺好,而且使用易到的用户素质普遍也比较高,但是乐视事件曝光之后他开始觉得平台不行了。

在赵师傅看来,易到的今天与乐视脱不开关系,“乐视把钱拿跑了,资金链断裂了,就成这样了。”

然而即便如此,在去年中困难时期度过后他依然做了一小段时间,此次事发之后他表示,即便有资本进来将债务问题解决了,他依然不会从事这一行业的工作了,这其中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来自产品使用者的心理,一个来自政策。

“当时有很多乘客的账户里还有余额没花完,所以不怕钱提不出来。但是时隔一年,很多乘客账户里的钱都用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一次比上次悬。”

同时,他认为当下在对司机的补贴力度逐渐减少的情况,从事这一行业对他来说有点得不偿失,“网约车要合法经营。但自己买个车要转变成运营车要耗费数年之久,相当于上班还得自己先拿几万块钱。相比较而言,换个其他工作风险更小。”

与赵师傅类似,另一位张师傅(化名)持有类似观点,对易到有好感,单量较多的情况下宁愿选择易到也不会选择其他平台,但是当下订单情况不如以前,政策又严格的情况下已经准备放弃这一行。

据记者了解,相较于已经“金盆洗手”的赵师傅与张师傅,群里依然或有司机面临着账户中有金额无法提出的情况。

有两位司机告诉记者,各自分别还有八千多元与一万多元还在账户中。

对此,记者于8月1日从易到方面了解到,新的提现系统已经调试完毕,但是具体的提现日期以官方公告为准。

乐视易到利益纠纷,债务之争将韬蕴资本拖入三方泥潭

乐视与易到之间的冲突已久,彼时曾有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在采访中表达了对乐视的厌恶:如今乐视与易到之间唯一可以算得上是“联系”的就是官司。但乐视与易到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利益纠葛或许并非能靠一两场官司的胜负来讲清楚。

2017年,易到用车创始人、原CEO周航对外宣布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并在公开信中形容此事为“本来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现在遇到家暴我不能坐视不管了。”从乐视挪用13亿的传言,到易到整体负债20亿再到如今的50亿,乐视与易到之间的债务情况在不断发生变化。

对于在近期发布的重要通知中所说的,乐视利用便利条件产生了一系列数额巨大的不正常交易,易到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韬蕴资本在2017年入主易到时属于特殊时期,韬蕴资本先注入资金解决了司机提现问题,而后进行尽调,发现乐视隐瞒了巨额债务。

易到方面指出,此次的巨额债务包括乐视在主导易到期间,通过易到大量采购乐视系电视、手机等硬件产品。经查,此类交易数额巨大,交易商品多用于易到彼时的大额充返馈赠,并非易到市场硬性需要,属不正常关联交易,为易到带来了巨大债务。

在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后,乐视一直试图通过该关联交易干扰易到正常运营,也因此影响到广大车主正常提现。

记者搜索过往的资料发现,易到在过去的推广上确实曾“不遗余力”。据《中关村在线》报道,在2016年4月至6月的两个月时间里,易到共计充返超过17亿,共送出75000台乐2手机、30000台乐视超级电视X40S。当年六月被定为易到的“超级六月”,不仅推广手笔大,且易到与乐视会员的体系捆绑紧密。

这两个月的活动是否属于易到方面所说的“大额充返馈赠”之列,乐视隐藏的这笔数额巨大的交易究竟涉及到多少活动,易到方面并未给出更多答案,只是表示暂不方便回应,从活动细节来看,易到似乎只是乐视在推广自身业务的宣发渠道,而乐视同样也为易到带来用户充值等方面的流量支持,所谓的不正常关联交易和干扰正常运营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有分析人士表示,也不排除在那段时间乐视电视在资金上就遇到了一些困难,如果是乐视挪用易到的资金来采购电视等硬件产品,那么真实的挪用金额是否为13亿需要提出质疑。

另一方面,易到同样未予表态的还有上述经营活动中所涉及的金额是否包括在周航于2017年所指的“乐视挪用13亿资金”之列,小心翼翼的回答让整件事情更加扑朔迷离。

恰巧的是,在周航发表言论之后,易到与乐视迅速公开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中指出,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针对所谓的13亿元,声明中表示是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虽然资金一事真相难辨,但是易到的主营业务在本次的纠纷中再一次成为了受害者,作为雪中送炭的韬蕴资本也在双方的拉扯中被一同拖入泥潭。对此,韬蕴资本内部人士以对此事不知情为由回绝了记者采访。

一位接近三方纠纷的知情人士表示,韬蕴和易到此次被乐视害得很惨,账号的突然冻结给易到的资金链带来了问题。

如今的易到确实处在困难时期,但可以肯定的是,易到一定还会做好出行服务,尤其在现在打车难的市场上。

易到乐视再现巨额债务纠纷:一年两度提现难

文章出处:蓝鲸TMT
WorldTech-科技新闻汇总

bailliesun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